盘点科技行业十大变革者他们正重塑世界与技术交互方式

2019-09-21
[摘要]

【编者按】科技世界特别依赖变革推动蓬勃发展,正是这股动力为我们带来了智能手机、虚拟现实和《堡垒之夜》(Fortnite)等炫酷的技术体验。但是,对创新的追求不再仅仅限于创造更快更小的设备。随着社会面临气候变化、不平等以及... […]

【编者按】科技世界特别依赖变革推动蓬勃发展,正是这股动力为我们带来了智能手机、虚拟现实和《堡垒之夜》(Fortnite)等炫酷的技术体验。但是,对创新的追求不再仅仅限于创造更快更小的设备。

随着社会面临气候变化、不平等以及不同行业之间界限日益瓦解的挑战,当前这代科技领袖正以更广阔的视角看待如何创造自己的印记。我们确定了10位有远见的科技行业变革者,他们正在重塑科技产品的创造方式以及科技企业的运作方式。下面,让我们详细审视下这些正在改变我们与技术之间关系的先驱。

1.杰夫·迪恩(Jeff Dean):谷歌人工智能(AI)高级研究员,正在使科幻小说中的AI变成现实

谷歌通常是网络搜索的代名词,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已明确表示,未来取决于AI。谷歌AI领域的带头人就是迪恩,他是在谷歌效力了20年的元老,被认为是谷歌许多最重要后端技术的幕后策划者,包括谷歌搜索最重要的性能升级MapReduce和谷歌内部数据库BigTable Spanner等。

作为谷歌仅有的两名高级研究员之一,迪恩在公司里的名望非常高。今天,作为谷歌AI部门主管,迪恩的工作重点是语音识别、计算机视觉、语言理解、机器人技术和医疗保健等。今年2月,迪恩表示说,医疗保健最让他感到兴奋,因为这对于AI来说代表着巨大机遇。

AI正被整合到各种受欢迎的谷歌消费产品中,比如Gmail中的智能合成选项,以及谷歌硬件产品中无所不在的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但现实是,AI和机器学习的应用是无限的,所以迪恩在谷歌的努力可能才刚刚开始。

2.凯蒂·迪尔(Katie Dill):Lyft设计副总裁,正在塑造消费者使用零工经济应用程序的体验

迪尔有自己的诀窍,可以掌握事物的运作方式,并想象它们应该如何实际运作。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非常重要的技能,可以帮助塑造消费者每天使用网约车和共用公寓等重要服务的体验。迪尔的影响力在分享经济中随处可见。她在民宿服务Airbnb担任了四年的体验设计总监,现在是Lyft的设计副总裁。

迪尔表示:“在电脑屏幕上看着你的设计,说它很棒是一回事,但当晚上有人站在街角的雨中试图使用你的应用程序时,则是另一回事。有太多的人在使用我们的产品,我不能也不应该假设他们想要什么,我们需要深入了解。每个微小的决定都都会产生巨大影响。”

迪尔最初考虑进入建筑学领域,但她说,在这个领域要花多长时间,她会为此感到沮丧。而在Lyft,情况有所不同,那里的东西以闪电般的速度移动。迪尔称:“在某些情况下,你可以瞬间做出改变,这是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也是一种巨大的责任。”

3.阿兰·汉密尔顿(Arlan Hamilton):Backstage Capital创始人,正在改组硅谷的男孩俱乐部,以便任何有好主意的人都可以成为初创公司的创始人

汉密尔顿很早就注意到,创业行业是否繁荣取决于以某种方式做事的人,那些试图创办公司(非白人)的创业者和创始人代表不足,越来越多地遭到投资者的拒绝。作为同性恋非洲裔女性,汉密尔顿于2015年白手起家创办了风险投资公司BackStage Capital,投资于由代表性不足的创始人(女性、有色人种和LGBTQ)领导的公司。

汉密尔顿称,其目标是“改变现状”,让这些群体有发言权。她说,自2015年以来,Backstage Capital已经向100多家公司投资了大约500万美元资金。虽然在几个“锚定”投资者落空后,筹集3600万美元基金的计划比预期的时间要长,但汉密尔顿希望在未来一两年内实现这个目标。她希望创建专门投资于非洲裔女性创始人的基金,目前这类女性创始人募集的资金还不到所有风险投资资金的1%。

今年3月份,汉密尔顿交出了该公司运营部门首席执行官职位,以便专注于筹集资金和与创始人合作,并担任推动Backstage Capital使命的“大使”。通过定期的演讲、几次播客和出书交易,汉密尔顿正在传播这样的信息:一个更具代表性的科技行业才是更具创新性的科技行业。虽然汉密尔顿已经注意到,科技行业已经取得很大进步,但距离重塑“男孩俱乐部”的目标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4.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人文技术中心主任兼联合创始人,其使命是结束屏幕时间的有害激励措施

哈里斯不太可能是个变革者,他本人也是一名技术人员。他是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曾在苹果和谷歌工作过,后来创建了自己的初创公司。但在2013年,在谷歌工作期间,哈里斯开始觉得科技行业已经偏离轨道:它不再致力于开发大型创意新产品,而是变得越来越专注于操纵用户的注意力。他觉得,除非他能站出来,否则谁也不会说这件事。

这样的顿悟促使哈里斯起草了一份宣言。在由141张幻灯片组成的演示文稿中,哈里斯强调了科技公司操纵用户的方式,并特别敦促谷歌尽量减少这种干扰。这花了一段时间,哈里斯不得不离开谷歌,与一系列打破科技行业传统的人合作,以推广他的主张,但科技公司、政界人士和更广泛的社会终于开始看到了曙光。

随着解决相关问题的压力越来越大,谷歌、苹果和Facebook在过去一年都推出了新功能,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设备和服务造成的干扰。哈里斯把这样的举动称为“小步”。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管最近转而支持哈里斯说:“整个行业现在都在竞争人们的关注时间。”

5.丽莎·杰克逊(Lisa Jackson):苹果负责环境、政策和社会倡议的副总裁,她正向世界表明,企业成功和环境责任是制胜方案

苹果已经完善了制造iPhone和Mac等热门产品的艺术。对于2013年加入苹果的杰克逊来说,成功意味着帮助苹果战胜另一项挑战,即消除从地球上开采新材料来创造产品的需求。你购买的时髦新款iPhone看起来可能只是玻璃和金属石板的混合体,但制造它需要开采铝、铁、钴和黄金等材料。

由于杰克逊领导的努力,苹果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例如,该公司现在iPhone的主逻辑板上使用了回收锡,这可以每年减少1万吨锡矿的开采,而iPhone XS的扬声器外壳35%是用回收塑料制造的。

对苹果来说,这是个雄心勃勃的长期目标,而让苹果在世界各地的所有设施都使用100%的可再生能源也是如此,该公司去年宣布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杰克逊在去年9月份苹果iPhone发布会上谈到这一里程碑时说:“当我们开始这样做的时候,人们都说这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你了解苹果,你会发现这正是我们喜欢的挑战。”

6.Howie Liu、安德鲁·奥斯塔德(Andrew Ofstad)和埃米特·尼古拉斯(Emmett Nicholas):线上数据库服务公司Airtable联合创始人,他们希望让任何人都能开发应用程序,即使他们不会编写代码

Howie Liu在杜克大学上学时认识了其他联合创始人,包括Airtable的首席产品官奥斯塔德和首席技术官尼古拉斯。尽管他们的许多同学都在咨询或银行领域工作,但他们三人都是工程专业的“书呆子”,就像奥斯塔德所说的那样,在午餐或其他地方学习技术和初创企业的想法时,他们就会“发呆”。但直到三人都搬到硅谷,并独自在科技行业工作后,他们才重新组合起来。

他们的初创公司Airtable找到了热切的受众,自2015年成立以来,它已经筹集了1.7亿美元风险投资,并享有很好的口碑。Airtable背后的主要思想是,应用程序已经成为社会和商业的基础,所以任何人都应该能够开发它们,而不需要成为计算机程序员。

Airtable首席执行官Howie Liu表示:“我们认为,软件开发行为并没有像我们今天所知道的那样,与生俱来地就与编写代码交织在一起。”他补充说,Airtable希望“使创建软件的价值民主化”。该公司的代表说,该公司已经有8万名客户,其中包括财富1000强中半数以上公司,他们正在使用这项服务来做各种事情,从计划婚礼到管理好莱坞大片的后期制作过程等。

7.托尼·里德(Toni Reid):亚马逊Alexa体验和Echo设备副总裁,正在开创下一个主要计算平台

人们很容易忘记,亚马逊并不总是一个吞噬整个行业的巨头。很久以前,它只不过是一家志向远大的网上书店。里德是该公司最早的600名员工之一,他亲眼目睹了这种演变。里德1998年加入亚马逊,主要从事展示广告业务,后来开始领导亚马逊的新消费品技术,他在亚马逊已经担任过很多职务。

今天,这位经验丰富的亚马逊高管领导着该公司在一个有望改变计算机技术的领域——语音领域继续拼搏。声控计算提供了一种与设备交互的全新方式,使它们能够更紧密地融入我们的生活、家庭、车辆中等等。虽然谷歌和苹果都有自己的语音技术,但亚马逊很早就推出了亚马逊Echo。而作为Alexa体验和Echo设备副总裁的里德,始终是这一领域的领头羊。

8.孙正义(Masayoshi Son):日本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他是硅谷的新投资大鳄,拥有100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

在硅谷精英中,很少有人像孙正义那样让人又爱又恨。在他的领导下,软银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大幅提升了资本投资技术的规模。软银以至少1亿美元的增量向初创企业发放支票,在AI、半导体、电子商务、运输和医疗保健等领域积累了庞大而零散的技术投资组合。充足的资金支持使科技公司能够在更长时间内保持私人持股,为公司员工提供流动性,并为激进的扩张活动提供资源。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是软银愿景基金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这一事实在记者贾迈勒·哈绍吉(Jamal Khashoggi)遇害后引发了科技初创企业的批评。但孙正义在科技领域的影响力似乎并未减弱。愿景基金的实力如此强大,有些人认为它可以独自决定哪些初创公司在网约车、电子商务、食品配送和AI等竞争市场中取得成功。

软银最大的赌注之一是网约车巨头Uber,该公司已经完成上市。愿景基金还向WeWork投入了总计105亿美元的资金,后者估值约为470亿美元。

9.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Epic Game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正将游戏行业带入未知领域

斯威尼多年来一直是视频游戏行业的中流砥柱。在过去的30年里,他将自己的公司Epic Games从童年时代的单人商店发展成为世界上许多最受欢迎的游戏提供动力的技术供应商。现在,得益于《堡垒之夜》取得的史无前例的成功,斯威尼准备不仅主导游戏行业,还将重塑它。

正如今天许多青少年的父母所证明的那样,《堡垒之夜》已经成为一种现象。这是一款占用玩家数小时时间的游戏,是人们与陌生人交往、观看现场音乐会的目的地,同时也是能带来数亿美元收入的业务。虽然Epic Games并没有发明《堡垒之夜》的核心“吃鸡模式”,但它却使这种游戏模式成为新一代游戏玩家的主要体验。

随着《堡垒之夜》从默默无闻发展到无处不在,吸引了数以亿计的玩家,斯威尼的公司巧妙地利用了这个用户基础,打造了一个全新的视频游戏平台——EpicGames Store。更聪明的是,这家店面为游戏制造商提供了更高的利润,从而击败了竞争对手。此举可能会推动整个市场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并威胁到由苹果和谷歌主导的、成熟应用商店的商业模式。

10.塔尔·塔米尔(Tal Tamir):以色列半导体公司Wiliot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正在制造无电池芯片,利用无线电信号为能量

“能量之海”就在我们身边,它只是在等待着某个人或某些设备来使用它。名为Wiliot的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塔米尔就是这么说的,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利用周围无线电信号供电的芯片,这意味着它不需要电池。Wiliot已经开发出一种小型的、廉价的、蓝牙连接的一次性电子贴纸或标签。该标签的唯一作用是提供数据,这听起来可能是个不起眼的想法,但它有可能创造无数的联网产品,从毛衣到灯光开关等。

塔米尔设想的潜在用途包括:将信息传递到洗衣机以自动设置理想设置的服装标签,或用于提醒用户注意其他药物效果的智能药盒。Wiliot是两年前成立的,但是直到最近塔米尔才达到其所设想的可行阶段。塔米尔说:“在过去的六到九个月里,当我们启动和运行时,我们看到此前的设想是绝对可行的。使用这种我们周围的‘能源之海’,并实际使用它可以感知的系统,可以发送和接收数据。这并不容易,但却是可行的。”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 澳门永利会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从美摄到云美摄:新媒体时代的“踏浪者”一往无前 中兴财报:2015年Q1中兴净利润8.83亿元 同比增长41.91%
Top